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更年期的黄蓉〈续1~2〉
【更年期的黄蓉〈续1~2〉
更年期的黄蓉〈续1~2〉
发言人:乐在其中

+++++++++++++++++++++++++++++++++++++++++++++++++++++++++++++++++++

更年期的黄蓉原本并无续集,只因网友抬爱,是故当年非正式的写了篇〈续一〉
。近日于
书屋贴文虽标明原创却屡遭质疑,猫大似亦颇感困惑。有鉴于此,搁笔多年的我
只好重作
冯妇,再替更年期的黄蓉补上个〈续二〉,首发书屋,就当是验明正身吧 ^_^
++++++++++++++++++++++++++++++++++++++++++++++++++++++++++++++++++++++

更年期的黄蓉〈续1~2〉原创

前情提要:

贾英使出天残门密技『溶血销魂大法』,尽情玷污黄蓉。黄蓉在密技运使下,春
心荡漾媚态毕露,俩人恣意淫乐极度销魂之后,贾英油尽灯枯,作了花下之鬼…
…..

一:色心不死 元神出窍

黄蓉见贾英已死,不觉心头大震。郭襄、郭破虏姐弟的下落,唯有贾英知道,如
今贾英一死,要叫自己去那儿寻找他俩?她又急又气,又羞又怒,不禁对着贾英
的尸体破口大骂。历经极度交合的黄蓉,吸收了贾英的真元,周身焕发出眩目诱
人的神采。她的肌肤愈显白嫩娇柔,隐隐泛出粉红的春意;丰乳圆臀,紧绷耸翘
,真是活色生香,荡人魂魄。

贾英见黄蓉全身赤裸,气急败坏的模样,真是娇媚性感,充满肉欲诱惑。他心头
一荡,色心又起,一跃上前,便欲抱个温香满怀;谁知触身之下毫不受力,他竟
直接穿透黄蓉身体,扑了个空。他大吃一惊,回头一望,不禁愣在当场;只见自
己萎缩在地,脸色灰败,显然已是气绝身亡!

黄蓉怒骂垂泪,而后匆匆着衣离去,他均一一瞧在眼里;但无论他如何使劲高呼
,或试图触摸黄蓉的身体,黄蓉均毫无所觉,无动于衷。面对自己『死亡』的真
相,他一时之间实在难以适应;他努力想钻回自己的身体,但层层阻隔就如铜墙
铁壁一般,使他无法如愿。

突地一股大力,牵引他进入虚无飘渺的空间,在柔和的光源深处,一位驼背老者
,正慈祥的对着他笑。老人未开口,但他却听见了声音。「孩子!我天残门中子
弟,元神出窍者唯你一人,你要好自为之啊!唉!可惜啊!道心微,欲心炽,魂
飞魄散终不可免~~~天机不可泄露~~~去你该去的地方吧!」。

金光逝,乌云涌,贾英飘飘荡荡,来到了幽冥魔界。在一片愁云惨雾之中,忽地
电光一闪,似乎有一连串的东西钻入他的脑际。就如顿悟一般,他不待学而知之
,瞬间,『元神化形大法』的密奥,他已完全明了。

所谓『元神化形』,就是将原本无形无体的元神,聚气幻化为有体有形的各种实
物;其中施术者的宿业因缘,会影响到功力的深浅,但基本上『元神化形大法』
已可打破幽冥界限,使元神一如生前,再次接触到人间事物。当然,其与真人仍
有颇大差异,但对贾英而言,却已是得其所哉,心满意足了。

黄蓉匆忙返家,却见郭襄、郭破虏姐弟,正安然无恙的在花厅中戏耍。她喜出望
外,搂着俩姐弟又亲又吻,又哭又笑;俩姐弟从来未见黄蓉如此激动,不禁深感
诧异。待得黄蓉问清缘由,心中不禁勃然大怒。她心想:「就因为这俩个小捣蛋
私离桃花岛,自己才会为那畸形侏儒所骗,玷污了身子…. 」。思想至此,她面
容一整,狠狠瞪着俩姐弟,便厉声训斥了起来。

郭襄、郭破虏俩姐弟,经黄蓉严厉训斥后,倒也循规蹈矩,乖巧听话;黄蓉放下
心中大石,又开始忙于襄阳防务。蒙军虽未大举进犯,但小股搔扰却经常不断,
郭靖身为主帅,几乎以军营为家,黄蓉身负襄佐定计重任,同样也不得闲。在忙
碌中,日子飞快的又过了一年。

已经十三岁的郭破虏,喉结凸起,体毛渐生,对异性也开始产生兴趣;他的下体
日益粗大茁壮,也经常会无缘无故的勃起。日常接触的女性,都成为他胡思乱想
的对象,但这一切,都只是存在脑中的模糊幻想。直到他莫名其妙的窥视到黄蓉
沐浴,这一切幻想,才开始有了具体的形象。

黄蓉午夜时分返抵家门,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婢女备水洗浴。她一向好洁,这几
日奔波忙碌未曾返家沐浴,只觉周身难过,简直无法忍受。婢女烧水备盆,一阵
喧哗,惊醒睡梦中的郭破虏,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眼前的景象却让他大吃一惊
。一个矮小的侏儒,正贴着他的脸,暧昧的对他微笑,他尚未及反应,只觉自己
竟轻飘飘的飞了起来。他伏首一望,却见另一个自己,正安安稳稳的躺卧在床上


侏儒牵着他的手,穿墙越户,来到了黄蓉的卧房;房中大浴盆热气腾腾,黄蓉正
褪下衣裙,准备洗浴。黄蓉的肌肤洁白柔嫩,玉腿修长浑圆;耸翘的丰臀,嫩滑
多肉:坚挺的双乳,硕大饱满。她下体柔细的阴毛,浓淡适中,恰到好处,衬托
出蜜桃般的阴户,更显迷人。郭破虏初次目睹亲娘丰美的裸身,心中的震撼,简
直无与伦比。他血脉沸腾,欲火高涨,粗大茁壮的肉棒,也硬梆梆的直翘而起,
紧贴着他的肚皮。

平日端庄严厉的亲娘,脱下衣服,竟是如此的蛊惑媚人;虽然他对亲娘既敬且畏
,但目睹亲娘完美无瑕的赤裸胴体,原始的兽欲,却也自然而然的产生。原本他
对黄蓉的敬畏之心,瞬间已化为觊觎贪婪的妄想。初时,他还惧怕黄蓉看见自己
,因此始终不敢逼近直视,但随着黄蓉旁若无人的洗涤动作,他已确定,黄蓉是
看不见他们的。

此时黄蓉抬腿清洗下体,她胯间鲜嫩的肉缝,蓦然开合,花瓣遮掩下的肉穴,也
清晰可见。郭破虏血行加速,欲念陡起;色胆包天之下,他飞身向前,伸手便抓
向黄蓉嫩白的乳房。但出乎意料,手掌竟直接穿透黄蓉的身体,扑了个空。
侏儒望着他猥亵一笑,打个手势叫他注意观看;只见侏儒一闪身进入浴盆,立即
便隐没水中消失不见。浴盆中的黄蓉,似乎突然吃了一惊;她手摀下体,猛地站
起身来,面上露出惊愕的表情。她仔细检查浴盆内外,发现并无异状,才又疑惑
的缓缓坐下。

黄蓉攘臂伸腿,将全身洗得干干净净,顿觉神清气爽,身心舒畅。她泡着热水闭
目养神,欲待歇息一会再起身穿衣;突地,她下阴微觉搔痒,似乎有异物轻触。
她伸手探索,却毫无所获,不禁心中疑惑:「难道久未敦伦,因此产生淫欲幻觉
?」。如此接连数次,均未发现异物,黄蓉见怪不怪,便也不加理会。

原本轻触沾身即退,如今黄蓉不加理会,轻触竟持续的逐渐加强。黄蓉只觉下阴
似有羽毛轻搔,酥酥痒痒的很是舒服,那种感觉逐渐具体,竟像有根灵活的舌头
,在舔呧她的下阴。愉悦的感觉迅速蔓延全身,她不由自主的开合双腿,耸动下
身,配合着那根虚幻的舌头。一会,舌尖竟钻入她的肉缝,探索她的蜜穴,她只
觉春心荡漾,欲火陡然间旺盛的无法遏抑。

在快感侵袭下的黄蓉,星眸半闭,小口微张,娇艳的面庞满含春意。她两手搭着
盆沿,身体后仰,浑圆丰腴的双腿,开开合合;硕大白嫩的乳房,也随着急促的
呼吸,上下起伏颤动。忽地她一挺身,两腿搭上了盆沿,只见她腰肢挺耸,丰臀
乱摇,那副情急的模样,就似真的有人与她交合一般。

郭破虏近身一看,只见黄蓉妙处,两片薄唇左右分开,露出那鲜嫩樱红的风流小
穴。小穴开开合合,肉壁缓缓蠕动;穴内淫水嗤嗤作响,竟像有一根看不见的阳
具,正在黄蓉穴内大力抽插一般。他看得口干舌燥,欲火狂飙,忍不住便伸手搓
揉自己的肉棒。说来奇怪,他无法触及黄蓉的身体,但却能轻易握住自己的肉棒
。套弄之下,快感连连,他禁不住呻吟了起来。

突然他眼睛一花,竟见到那侏儒,趴伏在黄蓉身上,恣意的奸淫。侏儒双手前伸
,抚摸着黄蓉白嫩的大奶;那不成比例的粗长阳具,则快速的抽插着黄蓉的嫩穴
!郭破虏大吃一惊,心想:这丑陋的侏儒,竟当面奸淫自己的亲娘!

他正想上前拉开侏儒,但一瞬间,那侏儒的身影却又隐匿不见。黄蓉喉间发出愉
悦的呻吟,雪白的下体,也快速的向上挺耸。忽地,她搭在盆沿的双腿,向上一
弹,整个身体脱离水面,在盆上搭起一道完美的拱桥。她两手后撑紧握盆沿,五
根足趾也紧紧并拢蜷曲,紧扣着盆边。

疯狂的摇摆挺耸,急遽的进行,黄蓉那粉嫩媚人的大奶,也上下左右如水波般的
晃荡;她蛊惑媚人的愉悦呻吟,逐渐转变为若有似无的娇哼急喘,雪白的肌肤也
渗出颗颗晶莹的汗珠。蓦地,她啊的一声,浑圆丰润的臀部,狠狠的向上耸了两
下,紧接着一股明亮的水柱,便由她下体狂喷而出…….

在一旁观看的郭破虏,简直是血脉贲张,难以忍受。平日端庄严厉的亲娘,如今
竟如此的淫荡放浪。她赤裸的身躯尽现眼前,那硕大的乳房、修长的美腿、丰腴
的阴户、耸翘的丰臀,全都使他欲火勃发,兴奋不已。但最使他无法抗拒的,却
是亲娘脸上显现出的骚浪媚态。那股媚态使他意识到,亲娘原来也是个有血有肉
的女人,她那成熟鲜嫩的小穴,同样也需要男人奋力的冲刺。爹爹整日忙于襄阳
防务,又那有时间安慰亲娘呢?

郭破虏加速套弄肉棒,心中更是胡思乱想:「自己已经长大,也有一根粗壮的肉
棒,如果能将自己粗壮的肉棒,放入亲娘鲜嫩的小穴中,使亲娘舒服快活,那可
该有多好啊!」。想到此处,忽地一股从所未有的快感,袭卷而来;他的龟头哆
嗦颤动,排山倒海的精液,也强劲喷洒而出。湿湿黏黏的感觉,使他突然惊醒,
迷糊中他竟分不清楚,方才所见到底是梦是真。

郭破虏起身换了衣裤,疑惑的踱向黄蓉卧房;他穿过花园,攀上卧房边的大树,
眼前所见,不禁使他匪夷所思。卧房内的黄蓉,浴罢正在穿衣;那丰满乳房的形
状、柔细阴毛的分布、澡盆摆放的位置,完全就跟方才所见一模一样。但更令他
吃惊的,是那丑陋的侏儒,正飘浮在黄蓉身后,对着他作鬼脸呢!


二:附身稚子 邪灵逞威

初次使用『元神化形大法』奸淫黄蓉的贾英,心中虽获致极大满足,但却无法像
生前一般,在肉体上也获得实质快感。他可以碰触黄蓉身体,但却感觉不到黄蓉
肌肤的柔软滑腻;他可以聚气化为阳具,深入黄蓉体内,但同样也无法感受到抽
插之乐。换句话说,他只能使黄蓉获致快感,自己却无法享受实质的销魂滋味。
他心里明白,在宿业因缘里,其与黄蓉并无合体之份,当初使出『销魂溶血大法
』玷污黄蓉,实为逆天之举。但望着妩媚撩人的黄蓉,他实在是心有不甘啊!
黄蓉成熟的身体,使他难以忘怀,黄蓉婉转娇啼的模样,更令他魂牵梦萦,割舍
不下。他心想:「自己若不能像生前一般,真正享受到她丰腴嫩滑的胴体,那还
不如干脆魂飞魄散,反倒来得无牵无挂!」。他越想欲火越烈,遂聚气化形,再
度侵袭黄蓉。他暗揣:「纵然不能真正享受到黄蓉丰满成熟的胴体,但看看她发
情媚浪的模样,也聊胜于无嘛!」。

黄蓉浴罢起身,只觉通体舒泰,神清气爽,但心中却也深感羞愧疑惑。她暗自寻
思:「方才自己为何如此放荡?明明只是自慰幻想,为何那粗大灼热的感觉、炽
热强劲的喷发,就如同真的一般?」。久旷密合的下阴,似乎仍存有被粗大异物
撑开后所残留的空虚,这种疑幻似真的感受,实令黄蓉百思不得其解。她伸手至
下体摸了摸,又置于鼻端嗅了嗅,不禁噗嗤一笑,自嘲道:「我这是怎么了?还
煞有其事的检查哩!」。

夜深人静,孤枕难眠,黄蓉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不禁绮思又起。她紧夹棉被,磨
蹭下阴,放纵自己沉溺于虚幻的淫乐之中。蓦地,下体传来一阵异乎寻常的搔痒
,似乎有根看不见的舌头,正轻柔舔呧她的肉缝。那种麻酥酥、痒兮兮的感觉,
使她激凌凌的打了个冷颤。

「咦!怎么会这样?」

黄蓉心中正自疑惑,但伴随而来的真实感受,却使她大吃一惊。她清楚感觉到,
一个无形却粗大具体的东西,正划开阴唇挤进她紧窄敏感的肉缝!就在她惊疑未
定之际,那东西已滑溜的窜入体内,碰触到她敏感的花心。黄蓉只觉春心一荡,
遍体酥麻,不由自主便发出媚人的娇嗔。

「唉呀!…讨厌!」

瞬间,下体遭受凶猛狂暴的冲刺、后庭亦复感受到轻搔慢挑、胸部似有温柔抚摸
、樱唇更被强吻唆舔。种种无形却具体的侵袭,纷至沓来,遍及全身;黄蓉看不
到也挡不住,不想要又舍不得。她心里虽惊惧万分,但身体却舒服无比;极端矛
盾的感觉,使她飘飘欲仙,快感连连。正当她宛转呻吟时,贾英的面容却突如其
来的浮现在她脑际。

也不知为什么,每当黄蓉欲情勃发,贾英总会无端浮现脑海。他矮小的身躯、粗
大的阳具,形成一种淫邪猥亵的异样吸引力。黄蓉虽然打心底厌恶贾英,但在幻
想中与其交合,却总是高潮迭起,倍感刺激。但为何贾英总会适时浮现,黄蓉却
茫然毫无头绪。

原来人之精、气、神号称三宝,神为主帅,能统精御气。由于贾英元神未散,故
其临死注入黄蓉体内之真元〈精气〉,便依然归其元神统属。黄蓉吸收贾英真元
后,体内已埋下呼应元神的种子,是故贾英色心一起,黄蓉立即春心荡漾。这个
中原因复杂,且涉及灵异魔界,黄蓉虽聪明绝顶,但亦难以窥知其中奥妙。
欲火得到抒发的黄蓉,仍倘佯于畅快的余韵中,她一面享受着渐形微弱的间歇抽
搐,一面仔细思索方才真实无比的荒唐。那东西的尺寸大小、侵袭方式,是那么
的熟悉真实,除了无形无影之外,她几乎可以确定,侵袭者就是那个短命的侏儒
贾英!她心想:「难道贾英的鬼魂缠上了自己?」。这想法令黄蓉不寒而栗,心
头也泛起一股莫名的隐忧。

稚气未脱的郭破虏可真是懵了,今夜发生的一连串怪事,已经完全超乎他的想象
。先是在梦中侏儒携其窥视黄蓉沐浴,紧接着侏儒又在他面前侵犯母亲黄蓉。当
他看见平日端庄严厉的亲娘,竟然赤裸裸的在侏儒侵袭下展现出媚浪骚态,他忍
不住喷出了销魂蚀骨的初精。那种颤栗抽搐的感觉,是他自出娘胎以来,从来未
曾经历过的舒服滋味。

但更令他讶异的却是,当他梦醒之后前往黄蓉卧房窥探时,所见情景竟然与梦中
全无二致,就连梦中那个侏儒也现身跟他扮起鬼脸来。郭破虏震惊之余,不禁怀
疑,自己是否依然身在梦中。他惶惑的躺卧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黄蓉赤
裸白嫩的胴体、宛转娇啼的媚态,不时在他脑海浮现,勾起他年轻的情欲。这使
得他不由自主就握住了勃起的阳具,快速的套弄起来。正当他沉醉在乱伦的淫思
幻想中时,蓦地,那个怪异的侏儒,又突如其来的出现在他眼前!

「呵呵~~想着你娘打手铳啊,很舒服吧!」

侏儒似笑非笑的揶揄,使得满腔欲火濒临发射的郭破虏顿时一泄如注。射精的快
感压倒一切惊惧与不安,当他从阵阵抽搐颤栗中回过神来,方才疑惑的看着侏儒
,自言自语道:「糟糕!难道我又在作梦?」。 

「呵呵~~小鬼,别管是不是作梦,你娘的滋味不错吧~~」 

侏儒神情猥亵,言语挑逗,郭破虏尚未答话,他又极度煽情的说了一大串淫秽话
语。

「小鬼啊,先前你已经看过妳娘赤裸裸的身体,以及她发情时的风骚模样。呵呵
~~像她这种女人,那个男人不想啊?我知道,你年纪还小,就算心里想,嘴里也
不敢讲,当然更不可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不过,我告诉你,只要你乖乖听我的
话,我保证能让你娘主动献身给你~~哈哈哈~~你想想看,你娘光溜溜的搂着你,
张开雪白的大腿夹住你,你可以吸吮她软棉棉的大奶,可以将硬梆梆的肉棒捅进
她湿漉漉的小穴,她哼哼唧唧的叫着,要你狠狠的使劲插她,那滋味可有多美啊
!」。

郭破虏听的惊心动魄,年轻的欲火也再度猛烈的燃烧。他呆愣愣的望着侏儒,完
全分不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梦是真。急于辨明真相的郭破虏,狠狠的咬了自己手指
一口,当刺骨的疼痛传来时,他不禁惊呼道:「唉呦!好痛!我不是作梦!这是
真的!」。

机变灵巧的黄蓉面对任何强悍对手,均能泰然处之,克敌制胜;但对于这次疑似
遭受到贾英鬼魂的奸淫,她却感到束手无策。饶是她智计百出,聪明绝顶,但对
付这种无形无影的鬼魂,纵是黄蓉,也有不知从何下手之叹。她躺在床上思前想
后,一会儿觉得自己疑神疑鬼,一会儿又认为确有其事,正当她迷迷糊糊快要睡
着之时,一阵怪异的呻吟声却清晰的传入她耳际。她猛然一惊,一跃而起,瞬间
已穿窗而出,直奔声发之处。

「咦!呻吟声怎么会从破虏房中传出?难道他病了不舒服?」

黄蓉爱子心切,本待推门直闯,但她脑中电闪,随即按捺冲动,先行从门缝中向
屋内窥探。谁知这一窥探,可把黄蓉惊的面红耳赤,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
己的眼睛。只见屋内靠床的纸窗,泛出一层妖异的光影,光影流动下,纸窗上竟
然清晰显现出自己裸身沐浴的景象。而
年仅十三岁的郭破虏则全身赤裸的站在床前,挺着一根与年龄不成比例的粗大阳
具。他一边紧盯着纸窗上沐浴的黄蓉呼呼急喘,一边用左手握住阳具快速的套弄
。黄蓉惊诧莫名,匪夷所思,只觉又羞又怒,双腿竟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难道我在作梦?纸窗上怎么会有我沐浴的景象?破虏小小年纪,那儿怎么会这
么粗大?他又如何会行此淫邪之事?」

正所谓关心则乱,一向智计百出的黄蓉,此时只觉得脑中就如同一团乱麻,竟是
一个主意也想不出来。

「郭夫人,我可想死妳了!」

身后突然传来轻佻言语,适时唤起黄蓉警觉。她顾不得再向屋内偷窥,身不转,
腿不动,一个肘锤便迅雷不及掩耳的向身后击去。但出乎意料之外,她不但一击
未中,饱满的双乳却反被身后之人环抱兜住。黄蓉大吃一惊,慌忙使出「神龙摆
尾」向后逆击。但攻击再度落空,她圆润耸翘的香臀,却又被人用力摸了一把。
「这怎么可能?世上焉有如此高手?」

黄蓉心中兀自惊叹,但却远不及眼中所见来得惊耸,她的双乳被人从身后兜住后
并未松开,但她低头却看不见兜住她双乳的那双手。

「郭夫人,妳别怕,我是贾英~~」

黄蓉原本就疑心贾英鬼魂作祟,如今亲耳听闻无影无形的贾英自报身份,心头不
禁往下一沉。她心想:「我既看不见他,也打不着他,这不是只能任凭他恣意妄
为了?瞧这光景,破虏种种淫邪举措,定然也系这死鬼贾英从中作怪,我到底该
如何是好呢?」。

「郭夫人,别犹豫了,咱们进屋看看妳的宝贝儿子吧!」

黄蓉虽然看不见贾英,但却可以清楚感觉到贾英对她身体的肆虐。如今贾英正从
身后兜住她的奶子搓揉,粗大坚挺的阳具也顶住她柔软的臀部不断往前推。郭破
虏的房门嘎然开启,从身后搂住黄蓉的贾英,一挺阳具,就将黄蓉轻易的顶进屋
内。黄蓉刚一进屋,砰的一声,开启的木门便又重新关上;几乎同时,屋内油灯
陡然间便大放光明。黄蓉只觉眼前一亮,身体一松,原本在身后紧搂着她的贾英
,已然消失不见,爱子郭破虏却赤裸躺卧于地,凄厉急切的发出哀号。

「娘!我好难过!快救我!」

黄蓉凝神一望,不禁大吃一惊。只见郭破虏脸色苍白,但胯下之物却红通通、颤
巍巍、活跳跳的胀成一根凶猛的大肉棒。那肉棒周围青筋蜿蜒,盘旋凸起,簇拥
着鹅蛋般的硕大龟头,真是说不出的淫邪诡异。

「破虏,你怎么了?那里难过?快告诉娘!」

「娘,我感觉全身血液都往那儿涌,好像胀的要爆了,娘,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黄蓉一听儿子提到「死」字,心中不禁一阵慌乱。她心想:「男人那儿胀起来,
唯一消肿的方法就是让他射出精来….」。她思虑至此,再不犹疑,蹲在郭破虏身
边一伸手便握住阳具套弄起来。郭破虏身躯猛地一阵颤抖,哼哼唧唧的道:「娘
,这样~~好多了~~我~~我~~我~~」。他我了半天没有下文,但却仰起身体一把搂

住黄蓉,紧接着就在黄蓉胸腹之间疯狂掏摸。黄蓉脖颈之间感觉到儿子粗重的鼻
息,胸前双乳也遭受爱子大力搓揉,她虽知爱子不伦并非出于本意,因此并未闪
躲推拒,但身为母亲的尊严却仍使她感到尴尬难堪。

黄蓉只觉手中阳具愈加粗大火热,颤动之间似乎有股邪气穿梭往来,她心中惊惧
,寻思道:「这样套弄也不知是否有效,万一无效,我又该怎么办呢?」。
「郭夫人,妳这样是没用的,令公子的症状,必需男女和合,阴阳交泰,才能解
救。」。

贾英突然又在身后发话,黄容听闻不禁心中一栗。她猛一回头,欲待寻声觅迹,
却瞥见爱子郭破虏脸上浮现出一丝诡谲笑意。那笑意虽一闪而逝,但却充满邪恶
淫秽,完全不似平日朴实笨拙的郭破虏。黄蓉心中正自隐隐不安,搂住她的郭破
虏却突然发力将她扳倒,并腾身骑跨在她身上。黄蓉本能的欲待挣脱,不料稚嫩
的郭破虏却面容突变,显露出贾英特有的猥琐神情。

「郭夫人,快救救妳儿子吧!再迟,妳郭家恐怕就要断根了!」

黄蓉虽早已料到贾英暗中搞鬼,但突兀之间从郭破虏口中吐出贾英的话语,却仍
使黄蓉感到无所适从。

「你…..你到底是谁?破虏~~破虏~~我是娘啊~~」

「呵呵~~郭夫人,我与妳儿子已合为一体,妳就别犹豫了!」

被贾英附身的郭破虏,稚嫩的脸庞上满是淫邪笑意,他赤裸裸的跨坐在黄蓉肚皮
上,三把两把就将黄蓉的衣物扯个精光。黄蓉虽有心反抗,但又怕误伤爱子,犹
豫不决之下,也只能暂时静观其变。此时,郭破虏伸手将朝天竖起的阳具按下,
贴着黄蓉肌肤。只见那根膨胀至极的粗长阳具,穿过黄蓉白嫩饱满的双乳,鹅蛋
般的硕大龟头几乎顶到了黄蓉的樱唇。 

「呵呵~~郭夫人,妳先用白嫩嫩的大奶替我搓一下吧!」

被贾英附身的郭破虏,耀武扬威的在黄蓉双乳间抽动着阳具。黄蓉忍无可忍,两
腿一抬,膝盖一曲,双脚已牢牢夹住郭破虏的脖子。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万水千山总是情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