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体操花旦——俄罗斯美女帕伏洛娃】
强奸体操花旦——俄罗斯美女帕伏洛娃


字数:3683字

  1987- 2004,17年的光阴过去了,俄罗斯体操新领军人物安娜。帕伏洛娃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丰满的乳房,修长的身材,另俄罗斯体坛不少男运动员艳羡不已,帕伏洛娃的母亲,早已为她做好今后打算,让她和一位体坛名人共度此生,不料,俄罗斯体操队的主教练阿卡耶夫另有打算……

  阿卡耶夫是体操队着名的淫棍,他曾经搞过普罗杜娃,科切特科娃,连2号冰美人扎莫罗德琪考娃也未能脱其魔爪,最近,她有看上了帕伏洛娃。

  帕伏洛娃的母亲那特莉叶出差去了罗马尼亚,而此时俄罗斯体操队的老将都纷纷退去,只留波利娜。米勒和科留奇科娃还有帕伏洛娃留守体操队,而米勒和科留奇科娃和阿卡耶夫有私情,所以阿卡耶夫对待米勒和科娃就格外宽恕,阿卡耶夫想要帕伏洛娃,所以他就变本加厉得让帕伏洛娃训练。帕伏洛娃实在是不解,她就孤身一人去问阿卡耶夫。

  「阿卡耶夫教练,你好。」

  「噢,安娜。」

  「我想问你为什么我要比波利娜和埃娜(科娃)训练的次数多?」

  「阿妞塔,你不小了,你来看看吧!」

  阿卡耶夫拿出一片VCD,播放起来让帕伏洛娃看。

  帕伏洛娃今天打扮得也相当漂亮,白色半透明的体操服,下面套着牛仔裤,披着风衣,她的乳罩在体操服外就能看到。

  VCD拍摄的相当清晰,前一段是米勒和科娃训练刻苦的镜头,后来就变成了米勒和科娃轮番为阿卡耶夫口交的镜头,接下来是阿卡耶夫揉捏科娃乳房,与米勒交媾的镜头。帕伏洛娃大吃一惊,她的淫夜流满了阿卡耶夫的沙发。阿卡耶夫再次与帕伏洛娃交涉:

  「阿妞塔,如果你愿意和我干,我会让你和霍尔金娜一样风光,而且可以少训练。」

  「不……」

  「安娜。阿纳托利耶夫纳。帕伏洛娃……」

  「阿卡耶夫先生,您要干什么?」

  「休怪我不客气!」

  说着,阿卡耶夫拽掉了帕伏洛娃的风衣,脱掉了帕伏洛娃的裤子和鞋袜,帕伏洛娃身上只有一套体操服和内衣了。

  「小美女,其实我早就想要你了……」

  「不……不要啊……斯维塔!列娜!」

  「不要喊!不然我就让你抬不起头来!」

  「啊啊啊……」

  阿卡耶夫剪开帕伏洛娃的体操服,帕伏洛娃身上只剩一个胸罩和一条只有一条线的内裤。

  「阿妞塔,想不到你的大乳乳可真漂亮!C罩杯吧!」

  「对。」帕伏洛娃有点服从了。

  阿卡耶夫迅速退去所有衣服,他的鸡巴开始膨胀。阿卡耶夫撕掉帕伏洛娃的内裤,帕伏洛娃的阴毛细细修整过,屁股浑圆,阿卡耶夫又剪掉她的胸罩,双手粗暴的揉捏着帕伏洛娃的一对大乳。

  3分钟后,阿卡耶夫把鸡巴塞进帕伏洛娃的小嘴里,帕伏洛娃虽然是处女,但是不经意间把阿卡耶夫弄的服服帖帖……阿卡耶夫把精液射在帕伏洛娃的嘴里后,抽出鸡巴,不断在帕伏洛娃的乳沟间揉搓。

  「我要上啦!啊哈哈」

  「不要……阿卡耶夫……到此为止好吗?」

  「滚一边去!」

  帕伏洛娃的腿被两侧分开,双手绕过她的双腿分开贞洁的花瓣,如鲜花绽放的阴户展现在阿卡耶夫的眼前,柔软红嫩的小阴唇紧紧地护住她的阴道口,小阴唇的顶部是红润如黄豆大小的阴蒂,在爱液的滋润下,小阴唇和阴蒂闪闪地泛着莹光。

  整个阴户湿漉漉的,分开柔软的小阴唇,可以清晰地看到小小的尿道口和略大一些的阴道口,阴道口还有涓涓的爱液,阿卡耶夫用双唇含着帕伏洛娃的阴蒂,略为用力地啜了一下。

  「啊!」帕伏洛娃轻轻的呻吟一声,阴道口处涌出一股爱液,流向帕伏洛娃如菊花般的肛门处,肛门凹陷处已经积聚了一汪淡白浓稠的爱液。

  阿卡耶夫把帕伏洛娃的双腿架阿卡耶夫的腰上,黑色阴毛包围着鲜艳的粉红色洞口,洞口好像张开嘴等待阿卡巨大的肉棒,阳具在她的两片大阴唇间,上下滑动,摩擦她的阴蒂、阴唇、阴道口,俯下身亲吻帕伏洛娃的樱唇,把舌头伸进帕伏洛娃口中搅拌湿滑的舌头,一双手毫不怜惜的揉捏帕伏洛娃的柔嫩乳房,接着再吻上她的乳房,舌头在双乳上画圈圈,突然一口含住帕伏洛娃的乳房开始吸吮。

  帕伏洛娃遭此打击,几乎快崩溃了,一阵快意冲向脑袋,一阵阵趐麻刺激得帕伏洛娃张开小嘴,不停地喘息、呻吟,看看是时候了。

  阿卡耶夫直起腰,把涨得通红的肉棒在已经湿得一塌糊涂的阴户处,分开大阴唇对准帕伏洛娃的阴道,正式开垦帕伏洛娃这未经人道的桃源胜地,不想一下就插到底,阿卡耶夫要一点一点的享受插入帕伏洛娃处女穴的美妙的感觉,肉棒慢慢地插入。

  阿卡耶夫只感到一阵温热,帕伏洛娃大叫:「不要啊!太痛了,不要……」阿卡耶夫不理会她的感觉,继续插入,薄薄的薄膜再龟头前向两侧裂开,帕伏洛娃狂叫一声。

  帕伏洛娃的阴道太狭窄了,肉棒每插入一点,巨大的挤压感都刺激得阳具产生电流般的趐麻,温暖柔嫩的阴道壁肉紧裹住阿卡耶夫的肉棒,个中滋味非亲身体验真是难以想像,帕伏洛娃阴道口的红嫩的细肉随着肉棒的插入,向内凹陷,一点一点,肉棒终於插到帕伏洛娃阴道尽头花心处。

  帕伏洛娃子宫的小口在龟头处轻微地痉挛着,阿卡耶夫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我开始慢慢地拔出肉棒,壁肉紧裹仿佛不想让它离去,阴道口处的嫩肉如鲜花开放般逐渐翻出,和阿卡耶夫的肉棒一样,都挂有,一丝丝猩红的处女血丝。
  在处女血和帕伏洛娃的阴道里的骚水的滋润下,肉棒变得更加巨大了,帕伏洛娃还在不断地呻吟着喊痛,我把拔出的肉棒再慢慢地插入,如此多次反复。帕伏洛娃的阴毛、阴户和阿卡耶夫的阴毛、阳具都粘着点点猩红,而且处女血的猩红如梅花点点,泄红了帕伏洛娃丰腴的臀部下被她的爱液湿透了的沙发,阿卡耶夫伏下身,用舌头舔弄充血挺立的乳头,双手肆无忌惮地揉捏发硬的乳房,肉棒开始加速抽插,四浅一深,浅的肉棒插入一半,深的肉棒直抵花心。

  帕伏洛娃的阴道如火烧般的强烈,插入感却毫不疼痛,欲情的高峰,强烈的快感,雪白丰满的臀部不自觉的用力向后挺,柔软的腰肢不断地颤抖着,粉红的阴道夹紧抽搐,晶莹的体液一波一波从阿卡耶夫阴茎和帕伏洛娃的阴道间的流出来。

  同时帕伏洛娃无法控制的发出了悠长而淫荡的喜悦呼声,只觉全身暖洋洋的有如要融化了般,时间好似完全停了下来,阴部仍无耻的缠夹住阿卡耶夫的膨胀的阴茎,帕伏洛娃张开小嘴,下颌微微颤抖。

  肉洞已经是脱离了她的控制,她已经完全陷入性欲深渊,忘记了被奸淫的屈辱,一副淫娃荡妇的表情,不断地哼着一曲令人消魂蚀骨的淫声浪语,帕伏洛娃不由自主的摆着头,雪白的肚皮不停的起伏,双腿紧紧地箍住阿卡耶夫的腰,下体不断挺动配合阿卡耶夫的插入,双手的食指插入小嘴中,如吹箫般地吮吸着。
  阿卡耶夫忽然问:

  「我是谁?」

  「你是亚历山大。阿卡耶夫,我安娜。阿纳托利耶夫娜。帕伏洛娃的主人。」
  「那安娜。阿纳托利耶夫娜。帕伏洛娃是谁?」

  「是……亚历山大。阿卡耶夫的情妇,性奴隶……」

  阿卡耶夫一边插,一边又问

  「安娜。阿纳托利耶夫娜。帕伏洛娃是谁?」

  「是阿卡耶夫的性奴隶,情妇,妓女,浪女……」

  帕伏洛娃无意识的呻吟着,用力扭动屁股,帕伏洛娃突然将屁股用力向后前挺,和阿卡耶夫的肉棒紧密合在一起,同时夹紧肉洞,腰肢不断地颤抖着,发出了喜悦的呼声。

  帕伏洛娃腹部与雪白粘满汗液和淫水屁股相击的「劈啪」声、肉棒与帕伏洛娃阴道和阴唇的不断摩擦,而使她的爱液发出的「扑哧、扑哧」的声音,充斥着空间,使阿卡卧室里绯艳色情、春色无边。

  忽见帕伏洛娃全身肌肉僵硬、皱紧眉头,表情似是痛苦、似绝望、又似满足,「啊啊啊咿啊……」的一声大呼,说不出的悦耳,又说不出的淫靡。

  赤裸的身体弓起,如完美的玉像般画出美丽的弧度,阿卡耶夫只觉如丝缎般柔滑的阴道在规律的一收一放,阵阵温暖的爱液从身下美女体内深处涌出,淋在我自己深深侵入的龟头上。

  阿卡耶夫从帕伏洛娃抽搐的肉洞感觉出她已经到达高潮,便用力挺前挺,果然帕伏洛娃的阴道剧烈地一收一缩,阵阵的爱液从阴道深处涌出。

  阿卡耶夫的肉棒被她的淫水一淋,开始剧烈收缩,浓浓的精液,带着阿卡耶夫成千上万的精子如机关枪的子弹般喷射如帕伏洛娃的子宫,刺激得帕伏洛娃狂呼乱叫。

  我完全射出后,帕伏洛娃的肉洞仍缠住肉棒,子宫口如婴儿的小嘴不停地吮吸阿卡耶夫的龟头,像是要它一滴也不剩彻底地榨取,帕伏洛娃弓起的身体僵了好一会,长呼渐渐结束,全身陡然瘫了下来,阿卡耶夫赶紧抱住,免得帕伏洛娃整个人趴在床上。

  阿卡耶夫的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速度开始加快,大幅度疯狂抽插,帕娃拚命的悲叫。就在这时候,帕伏洛娃屁股里阿卡耶夫的肉棒,突然膨胀后爆炸,帕伏洛娃登时脑里如遭雷轰,下身若受电击。

  「啊……!啊……!啊啊……!」她终於熬不住,疯狂绝望的呼号,身子死命的扭动,只感觉身体里的巨物陡然快速膨胀,然后喷出一股股的热流,在帕伏洛娃的肠内灌入了阿卡耶夫一股股的精液。

  当肉棒被慢慢的抽出时,精液混着丝丝鲜血从帕伏洛娃肛口处流出来,帕伏洛娃的屁股下也湿湿的一大滩,精液、帕伏洛娃的淫水和隐约可见的处女血的混和液同时被不断收缩阴道口慢慢挤流出。

  从那以后,阿卡耶夫果真放松了对帕伏洛娃的训练,他打算私下联系裁判,培养帕伏洛娃成为奥运冠军。